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8章:他喘着粗气,沿着她的锁骨往下吻吮

家耀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,用纸巾把沾在石头上面的沙子擦去,轩轩坐在一旁看着。家耀给他一张纸巾,让他帮忙擦,他十分高兴,一双小手笨拙地擦呀擦。

“轩轩,你在学校有要好的朋友吗?” 家耀问。

“有呀,我和美琪最要好了。”

“除了美琪还有吗?”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8章:他喘着粗气,沿着她的锁骨往下吻吮

轩轩歪着头想了一想,说:“本来还有珍儿,可是她突然就不理我了,还说我是坏蛋。”

“哦,为什么呢?”

“她要我陪她弹琴,我不喜欢弹琴,她就生气了,还骂我是坏蛋。”

“那你有告诉她原因吗?”

“有呀,可是她还是很生气。”

“那你是不是觉得很委屈,很无辜呢?”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8章:他喘着粗气,沿着她的锁骨往下吻吮

“嗯。”

“真是很无奈,有些事情根本就是说不清楚的,对吧?”

月姗站在种满花草的小径上等着,家耀和轩轩从沙滩上走来。

轩轩一看见妈妈,立刻扔下家耀飞奔过来,一张小脸红扑扑,高兴地举起手里的小石头:“妈妈,我捡了好多石头,回家放进鱼缸里。耀叔叔说,自己亲手捡的石头特别漂亮。”月姗惊讶地看着阳光下走来的家耀。

轩轩轻摇妈妈的手,要月姗俯下身子,在她耳边轻轻说:“妈妈,我知道你不是坏女人。耀叔叔说,你和爸爸离婚了,爸爸生你的气,所以说你是坏女人,就像珍儿生气也骂我是坏蛋。耀叔叔还说,有些事情根本就是说不清楚的。”说到最后那句,突然老气横秋起来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8章:他喘着粗气,沿着她的锁骨往下吻吮

月姗站直身子,又惊又喜地看着家耀,眼裡满是感激,嘴巴却调侃他:“看不出来,你对儿童心理学也有研究。”

“世事本来很简单,有些人喜欢复杂化。我则相反,崇尚大道至简。”家耀得意地说。

月姗还是决定陪儿子回英国。和六年前一样,在离开的前一晚,她留给家耀一个旖旎缠绵的夜晚。一番云雨后,月姗在家耀的怀里沉沉睡去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8章:他喘着粗气,沿着她的锁骨往下吻吮

睡梦中的她呼吸均匀而轻巧,长长的睫毛微微向上翘起,形成美丽的弧度。家耀不由自主吻向她的睫毛。月姗醒了,转过身子主动吻住他的唇,给他一个缠绵的深情长吻。

不一会儿,家耀喘着粗气,全身绷紧,每一寸肌肤,每一个毛孔都在渴望着。他把头深埋进月姗的颈项,沿着她的颈窝,锁骨一直吻吮下去,一双大手环抱她的细腰,用力把她挤向自己。

月姗的心怦怦乱跳,全身瘫软,随着家耀吻到之处泛起了鸡皮疙瘩,忍不住轻轻呻吟,微咬嘴唇,口齿不清,颤抖着说:“我爱你,爱死你了。”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8章:他喘着粗气,沿着她的锁骨往下吻吮

东方泛白,家耀猛然醒来,低头看见睡得正香的月姗,轻了一口气。他害怕像上次那样,一觉醒来,月姗已不知所踪。

他伸手抚摸着月姗光滑的脸庞,月姗微微张开眼睛,也醒来了,在晨光下莞然一笑。家耀恍若回到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这么纯静而美丽的笑容,终于为自己而绽放,他激动地吻向那个笑涡。

月姗和家耀约定了,每年有一半时间留在英国,一半时间回来澳门。加上轩轩放假的日子,算起来,其实留在澳门的时间还是比较多的。她依依不舍地上飞机回英国了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