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6章:问题很敏感,每个人都高深莫测的

家耀和月姗牵着手从外面回来,他们的关系已经公开了。大太太和二太太看见月姗终于找到好归宿,都大感安慰,大太太甚至说,是标哥在天有灵,为他们牵的红线。

和众人打过招呼后,月姗看见儿子没有像平日那样,一看见自己就扑上来,而是低着头不说话。就走过去问他:“轩轩,今天怎么啦?”

轩轩抬起头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:“妈妈,你是坏女人吗?爸爸说你是坏女人,不守妇道,甚么是不守妇道呀?”话没说完,就哇哇大哭起来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6章:问题很敏感,每个人都高深莫测的

众人大吃一惊,月姗慌忙把儿子搂在怀里,眼泪忍不住涌了出来:“轩轩乖,别哭……”脑里一片混乱,完全想不到用什么的话来安慰儿子,只能反覆不停地说着这两句。

屋里其他人都愣住了,大太太大怒:“一定是兆昌这小子在胡说八道。”

二太太看了家耀一眼,他一言不发,转身就往外走,阿朗跟着出去。

阿朗发动车子,也不用问要去那里,就把车子开向澳凼大桥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6章:问题很敏感,每个人都高深莫测的

家耀的手机响起,是沈先生:“家耀,你叫我查的事情,找了好几个熟人,他们似乎都高深莫测,只是说问题很敏感,不好说。你不是和他还有交易吧?”沈先生关心地问。

“哦,不是,放心,上次你提醒我以后,就没有再借钱给他了。”挂断电话,车子已经驶进葡京酒店的停车场了。

家耀跳下车,直奔三楼,阿朗紧随在后。来到一间在转角处小赌厅外,他突然停了下来,因为停得太急,紧跟在后的阿朗差点撞在他身上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6章:问题很敏感,每个人都高深莫测的

他站在门口,双眼冒火地盯着里面.胡兆昌正坐在最远处那张赌桌上,背向着门口,旁边一个中年女客人。家耀双手用力握着拳头,指关节发出“咯咯”的声响,阿朗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怒火。

这时,海泉从里面出来,看见他们:“家耀,这么巧,来找吴老板吗?”

家耀脸色铁青地盯着胡兆昌的背影,没有说话。海泉觉得奇怪,阿朗向他使个眼色,再看看坐在里的的胡兆昌,海泉立刻意识到什么,眼珠一转,拉着他的手臂说:“刚好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,去喝杯咖啡吧。”不由分说就拉着他往外走。

阿朗也乘机说:“对呀,先去喝杯咖啡。”暗暗抹一把汗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6章:问题很敏感,每个人都高深莫测的

林家耀满脸怒容地坐在咖啡室里,生硬地对阿朗说:“去把那个浑蛋带下来,如果他敢不来,我就亲自去请他。”阿朗不敢多说什么,立刻就出去了。

海泉让人拿来两杯水,家耀拿起一杯“咕噜咕噜”一口气喝干了。海泉用一贯平静的语气说:“是为了昌嫂,唉,月姗的事吧?”他习惯了以“昌嫂”称呼月姗,一时之间难以改口。

林家耀略感意外地看着他,海泉微微一笑:“我们这一行和其他行业一样,都有一个圈子,在这个圈子里,是没有秘密的。”

这几天他和月姗出双入对,没有什么新闻会比绯闻传得更快的,自然也有一些风声传到海泉的耳朵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