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4章:你走的时候,澳门还没有观光塔

澳门观光塔60楼的360度旋转餐厅,林家耀和月姗坐在靠边的座位,从这里可以多角度欣赏迷人的夜景。

“幸好今天没下雨,上次我和阿朗来,正好碰上下大雨,结果外面一片灰濛濛,甚么都看不见。”家耀笑着说,顿一顿又说:“你走的时候,澳门还没有观光塔。我猜你应该没来过,所以带你来这间餐厅试试。”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4章:你走的时候,澳门还没有观光塔

月姗微微一笑,看着远方不说话。

家耀把车子驶上了嘉诺庇大桥,月姗坐在旁边,视线飘忽地看着窗外,若有所思。

家耀随手扭开收音机,一个磁性的男中音在说:“一朵鲜花宁愿在灿烂中死去,也不愿意在枯萎中腐烂。收音机旁边的朋友,请你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和把握机会,别让手中的鲜花在枯萎中死去……”他看了看月姗,她仍然看着窗外出神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4章:你走的时候,澳门还没有观光塔

车子停在路边,家耀下车点燃香烟。熟悉的地方,六年前,他送她回家时,总是把车子停在这里抽烟。只是,现在对面多了一座观光塔,还有正在兴建的第三条大桥。

像以前那样,月姗静静地坐在车里,没有下车。林家耀抽完一支烟,重新上车启动车子,往黑沙方向疾驰而去。

他似乎是想和月姗重游故地,把车子停在沙滩旁,两人步下沙滩,就像六年前那个晚上,月姗走在前面,他紧随在后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4章:你走的时候,澳门还没有观光塔

初春的海滩寒风刺骨,人迹杳然。月姗把大衣裹紧一点,用围巾把脸包得严严密密,正想走下沙滩。家耀一把捉住她的手臂:“天气这么冷,真的想变成雪条呀?”不由分说,拉开车门把她塞了进去。

他绕到另一边,也上了车,把玻璃窗摇下一点点,让车内的空气可以流通。

月姗清澈的大眼睛看着灯光下的沙滩,家耀看着她,内心充溢着一种熟悉的,久违了的衝动,眼前这个小女子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神经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4章:你走的时候,澳门还没有观光塔

“一朵鲜花宁愿在灿烂中死去,也不愿意在枯萎中腐烂。”磁性的男中音一直在脑里盘旋,看见月姗那双互握着的小手,想也不想就把它握住,一切是那么自然,仿佛那双小手本来就是在那里等着他的。

月姗的手是冰冷的,突然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握着,不但没有感到突兀,反而觉得很温暖很舒服。

两人就这样静静坐着,家耀一直握着月姗的手,本来冰冷的小手也渐渐温暖了起来。车内的气氛也起了微妙的变化,一种甜甜的,涩涩的,暧昧的气息在弥漫着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4章:你走的时候,澳门还没有观光塔

林家耀的心一直在翻滚,根本不能清晰地整理思绪。他握住了月姗的手,却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,说什么。

大脑不停在搜索这样的画面,想像电影里男主角在这个时候会怎么做,电影的男主角,在这个时候都是直接吻向女主角。一想到这里,他心跳加速,眼角的馀光不停扫视月姗那温润的嘴唇,内心苦苦挣扎。

吻吧,她都让我握着双手了,不就是在鼓励我进一步行动吗?可是,万一她不让我吻呢?会不会掴我一个大耳光呢?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94章:你走的时候,澳门还没有观光塔

想不到平日充满自信的林家耀,居然为了一个吻,纠结了半天。

月姗的心情忧喜渗半,既忐忑又甜蜜。家耀握住她双手时,心脏狂喜颤动,既期待他有进一步行动,又害怕他有进一步行动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