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88章:呵,原来奸夫另有其人

跟在后面的林家耀,正好把这些话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。兆昌一转眼看到他,立刻大声说:“耀哥,真对不起,这些年我一直误会你就是那个奸夫,现在才知道怪错你了,原来奸夫另有其人。”

林家耀一直强压着胸口怒火,忍耐着不挥拳击向胡兆昌的脸。月姗静静地听他说,好像在听别人的事,等他说完了,平静地说:“你说完了吗?说完就走吧。”

最好的还击方法不是被人骂一句就骂还十句,而是根本就不理你,让你自说自话。果然,胡兆昌气得脸色发白,再也说不出话来,拎着那个被捏得变了形的猪扒包,走了出去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88章:呵,原来奸夫另有其人

月姗重重地把门关上,本来挺得直直的身子,一下子像漏了气的气球般,瘫坐在地下,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
林家耀用一种崭新的眼光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,她就是当年流着泪跑来求救,受尽委屈也不敢吭一声的弱质女子吗?刚才根本不用他出手,就让胡兆昌落荒而逃,简直要为她鼓掌。

他低头看着坐在地下的她,脸色苍白,仿佛又变回了当初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女子。他想了一想,索性把她整个人横抱起来。月姗有些吃惊,想要挣脱,却被用力抱得更紧,只好放弃挣扎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88章:呵,原来奸夫另有其人

他抱着她往客厅里走,娇小的月姗倚在家耀身上,温热宽阔的胸膛,强而有力的心跳,鼻端萦绕的是思念已久,熟悉的气息。她心神俱醉地闭上眼睛,希望能永远这样靠在他怀里。

微微睁开眼帘,悄悄从睫毛的缝隙偷看他,弧度美好的下巴,挺直的鼻子,略为急促的呼吸声,她的心在狂跳。

来到长沙发前,停了差不多十秒,他才慢慢地,不舍地把她放在沙发上。月姗坐直身子,低着头整理衣服,不敢抬起头。她内心在翻腾,脸颊在发热,害怕脸上的潮红暴露了心事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88章:呵,原来奸夫另有其人

家耀仍在回味刚才温玉在怀的感觉,像是偷了糖吃的小孩子没有被发现那样窃喜兴奋。他一直不看她,心里还记着她那句客气而疏离的话,还有轩轩口中的“曹叔叔”。

晚饭时,家耀和月姗都回避着对方的目光。阿朗是第一次见月姗,月姗的儿子轩轩和二太太的女儿都爱缠着他玩。大太太的身体不好,晚饭留在房间里吃,家耀和阿朗到房间里陪她说了一会儿话,就告退了。

接下来的日子,又回到以前那样,家耀和阿朗几乎每天都到标哥家吃晚饭。大太太的身体也渐渐恢复过来,可以到楼下和大家一起吃饭了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88章:呵,原来奸夫另有其人

这天,客厅里没有其他人,二太太有意无意地对家耀说:“我们订好了机票,下个月过英国了。”家耀的心又翻腾起来,悄悄看一下日历,还有十多天时间。

距离回英国的日子越来越近,月姗每天都盼望着黄昏来临,期待着那个挺拔的身影从门外大踏步进来。虽然,他们几乎从不交谈,但是,可以在同一间屋子里,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,还可以偷偷看他一眼。

既害怕被他发现,又希望被他发现,如果眼神不小心和他碰上了,她的心会狂跳,慌忙移开视线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