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86章:殡仪馆的灵堂里,满是花牌

茶楼里人声嘈杂,即使坐在同一张桌子,也听不清楚父母在说什么。再说,他也不关心讨论的结果,反正无论先去那里,他都是做司机和跟班而已。

突然,一种恐惧不安的情绪慑住了他的心神。立刻看看父母,他们仍在争论应该先去那里拜年。再扭头看看弟弟家扬,他拿着游戏机正在忙着。

不安的情绪越来越强烈,他若有所悟,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竟然有二十多个未接来电。因为茶楼里人多嘈杂,所以没有听见电话响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86章:殡仪馆的灵堂里,满是花牌

看看来电显示,有二太太打来的,还有阿朗打来的。他想了一想,决定先拨打阿朗的号码。电话刚响了一下就接听了:“耀哥,标哥两个小时前在家里晕倒,正在医院抢救。”

他的头“嗡”一声,呆了一呆,阿朗在电话那边叫道:“喂,耀哥,你在听吗?”

略一定神,飞快地整理一下思绪:“是的,我听到了,二太太在你身边吗?”他的脸色一定很难看,家人都察觉了,眼睛都在看着他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86章:殡仪馆的灵堂里,满是花牌

过了一会儿,电话里传来二太太微抖带着哭腔的声音:“家耀,标哥他……”就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林家耀立刻说:“不用担心,我马上赶来。”家人都听到了他的话,抬起头看着他。他歉意地对父母说:“有些急事,要立刻回澳门,今天不能陪你们去拜年了,对不起。”他脸色苍白,爸妈和弟弟都担忧地看着他,但是,现在顾不上解释了,他要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澳门。

下午四点十五分,林家耀步出港澳码头二楼,车子早已等在外面。家耀一上车,阿朗立刻启动车子往镜湖医院直驰而去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86章:殡仪馆的灵堂里,满是花牌

“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他问。

“情况不太妙,急性心脏衰竭,医生叫家人做好心理准备。”阿朗沉声说。

家耀感到自己快被恐惧淹没,就连呼吸都没力,不得不张开嘴巴呼吸。

一路小跑来到手术室门外,二太太瘫坐在椅子上泣不成声,两个和标哥出生入死的兄弟神色黯然地在安慰她。

生命是如此脆弱,令人毫无防备。

林家耀根本没有时间思考,事情来得太突然,作为社团的现任首领,他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。他要主办标哥的丧礼,有条不紊地安排一切。大太太和二位公子,还有月姗母子都在两天后回到澳门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86章:殡仪馆的灵堂里,满是花牌

设于镜湖殡仪馆的灵堂满是鲜花和花牌,标哥在澳门也算是一号人物,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,花牌放满了半里长的马路边,再圈回来。

大太太本来在英国盼望着一家人团聚,想不到标哥突然去世,大受打击,丧礼过后就病倒了。二位公子有工作,先回英国了。月姗和儿子留了下来,打算等大太太身体好转,再一同回去。

月姗终于都回来了,家耀曾经无数次幻想她回来的画面,想像再见到她时的动作,表情,说话,甚至呼吸的力度。却从来没有想过,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。他有太多事情要处理,只在丧礼那天远远看了她一眼,连打招呼的机会都没有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