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62章:你们这对狗男女!

看见林家耀走进来,标哥心情沉重地指着前面的一张纸,说:“你来得正好,看看这个,小妹留书出走了。”

家耀的心一沉,一个箭步上前,拿起那张纸,只有寥寥数语:二哥,我和轩轩过去英国找大嫂,我打算在那边生活,短期内都不会回来澳门,你要好好保重身体。 

拿着那张纸,反反覆覆地看,这不可能,不可能。他抬起头,眼里喷出火来,双手慢慢握拳,手指的关节“咯咯”作响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62章:你们这对狗男女!

他蓦地指着胡兆昌,怒不可遏地吼道:“你对她做了什么?你说,你说呀。”冲上去一把揪住他,挥拳打在他脸上。胡兆昌被打得连退几步,倒在地下。家耀还想扑上去,却被标哥和二太太拉住了。 

标哥把他按在椅子上,胡兆昌这才回过神来,屁股像装了弹弓似的,突然跳了起来,冲上来指着林家耀,尖声叫道:“你是奸夫,就是你,早该想到了,你们这对不干不净的狗男女。” 

标哥脸色一变,转过身去,不由分说就抽了他一个耳光,厉声说:“你在胡说什么?你敢再胡说,我把你的舌头剪下来。”胡兆昌捂着脸,不敢再说话,满脸怨怒地瞪着林家耀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62章:你们这对狗男女!

林家耀冷静下来,才想起自己这样失常,会惹人怀疑。自己倒无所谓,却不能败坏了月姗的名声,标哥的脸更不能丢。想到这里,不禁也出了一身冷汗。 

二太太适时地说了句:“家耀,你知道什么就说出来吧,平日月姗都把你当作弟弟,有什么事都对你说。” 

他咽一下口水,稍稍整理一下思绪,困难地说:“月姗,唉……姗姐很不快乐,她不肯说原因。但是我知道,是为了他。”噢,晕倒。这算是什么指控?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62章:你们这对狗男女!

胡兆昌立刻叫了起来:“我老婆什么都没对你说,你却自作聪明地猜想她不快乐,还把她不快乐的原因归咎于我。我看,是你对我老婆没安好心眼吧。” 

标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他马上胆怯地把声音降低,却还是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:“二嫂说,昨晚月姗是坐他的车回家的,但是她今天早上才回到家,这,这怎么解释?”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62章:你们这对狗男女!

标哥听了,转向家耀:“昨晚,你和月姗到哪里去了?” 

“在我家里,月姗想喝酒,却又不想到外面喝,就去了我家。月姗喝了很多酒,哭了,她说不要回家,她害怕回家,肯定是他欺负她了。”林家耀豁出去了,反正没有证据,索性跟他耍无赖。 

标哥紧盯着他:“你们有没有……唉,除了喝酒,还有没有做过什么?” 

“我们没有做过任何不应该做的事情,绝对没有。”林家耀挺起胸膛,理直气壮地说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62章:你们这对狗男女!

标哥松一口气,说:“我相信你,兆昌,你也别疑神疑鬼了,赶快把月姗找回来吧。” 

胡兆昌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沮丧地说:“她委托了律师办离婚,她说在离婚手续没办好之前,是不会回来的。”标哥和二太太都口瞪目呆,林家耀的心却在欢腾。 

不久,胡兆昌和月姗正式办了离婚,但是,月姗却没有回澳门。 

林家耀非常想念她,想得连心都痛了,可是,却又什么都不能做。他往标哥家里跑得更勤了,几乎每天都来报到,就连标哥都笑他说:“年青人怎么没有自己的节目?整天陪着我们这些老东西,去找个女孩子拍拖呀。” 

他总是笑笑不语,因为在这里,才可以得知月姗的消息。 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