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60章:求你了!放过我吧!

不敢相信,过去温柔体贴,温文尔雅的胡兆昌,现在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他现在易爆易怒,说话尖酸刻薄,一点都不尊重她,没人的时候,还会说些令她难堪的话。 

开始还以为他是因为输掉了二百万,被剁去了一根指头,才变成这个样子。 

她不断为他找理由,为他开脱,告诉自己,他本质不是这样的,是因为一时想不通,才会拿我来发洩。 

最后,她死心了,甚至害怕和他在一起。可是两夫妻,你能躲到哪里去?她想逃,却无处可逃。她连诉苦的理由都没有,他没有打你,也不算是骂你,又没有出轨,你诉什么苦?这不是无病呻吟吗?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60章:求你了!放过我吧!

兆昌把她的睡裙全推上去,一只手去扯她的内裤。她再也忍不住了,奋力推开他,翻身下床冲进浴室,把自己反锁在里面,用花洒拼命冲洗自己。想哭,却发现自己已经流不出眼泪。离婚,这两个字一直在脑里盘旋。可是,儿子怎么办?怎么向二哥交代? 

林家耀知道月珊很不快乐,她强颜欢笑的洋子,除了让他感到心痛之外,更多的是愤怒和生气。为什么要委屈自己?为什么不让我帮你?为什么不说出来?

他还知道月姗不快乐的根源是胡兆昌,可是,人家夫妻间的事情,你管得着吗?你能帮上忙吗?你以为自己是谁呀?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60章:求你了!放过我吧!

自从那次在黑沙沙滩目睹月姗痛哭后,他就一直被这些问题缠绕,常常自问自答,然后开始生自己的气。 

最近他没事老往标哥家里跑,碰碰运气,希望能遇见月姗。看来他的运气不错,这天晚上又让他碰上了。他自告奋勇要当司机送她回家,月姗没有拒绝。 

离开的时候,聪明的二太太看着他们的背影,隐约觉得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了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60章:求你了!放过我吧!

家耀习惯性地拉开后座的车门,请她上车。月姗没有上车,而是绕过他,拉开前面的车门坐了进去。家耀一愣,慢慢地关上车门,脸上现出笑意。 

上车后,没有立刻开车,试探式地问:“你今天需要去黑沙走走吗?” 

月姗摇头:“我今天想喝酒,但不想去人多的地方喝。你家里有酒吗?”家耀看着她,傻傻地点头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60章:求你了!放过我吧!

大大的黑色真皮沙发上,月姗双颊绯红,醉态可掬。她说要喝酒就是喝酒,家耀刚把酒拿出来,她就整瓶拿了过去,自斟自饮起来。 

一杯接一杯,好像在喝白开水似的,很快,连坐也坐不稳了。她斜靠在沙发上,微闭双眼,一头如瀑布般的黑发垂下,丝丝缕缕散落在沙发上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60章:求你了!放过我吧!

家耀坐在沙发的另一边,不敢靠得太近,生怕会冒犯了她。突然发现月姗的嘴唇在动,似乎是在说话。他俯身向前仔细听。“我怕,不想回家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听这些……放过我吧……” 

家耀的心揪在一起,到底她遭受了什么?再这样下去,她会得抑郁症的。 

他怜惜地轻抚她的头,月姗哭了起来:“二哥……你一定要帮我……轩轩…”她抬起头,吃力地睁大眼睛看着家耀,指着他说:“我认得你,你是小男生……小男生长大了。”突然伸出双手抱住他的颈,拉向自己。 

家耀还没反应过来,月姗那柔软的双唇已经贴在他滚烫的唇上。在两唇相触的瞬间,他全身像被电击一般,月姗迷乱的醉眼令他血脉喷张,一簇暖流传遍全身,小腹之下蠢蠢欲动。 

他想推开她,却被抱得更紧。糟糕,别挑战我的忍耐力,他用力拉开月姗的双手,有点狼狈站起来:“你醉了,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