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58章:他立刻警觉起来,是贼吗?

澳门赌场里混的大多是本地人,大家都恪守着几十年流传下来的不成文规矩,也相安无事。不过,谁能保证永远没有外来的竞争者呢?

今天,我和汤伟明可以从香港来到澳门,明天,世界各地的人都能来到澳门。到时候,别人只要动一动脑筋,就可以把这流传几十年的不成文规矩彻底击破。

中秋节的早上,汤伟明说要回香港过节,问林家耀要不要一起回去。家耀摇头说:“不回了,下午还有客人。”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58章:他立刻警觉起来,是贼吗?

“谁这么烂赌,中秋节都不回家。”汤伟明嘟嚷。

家耀苦笑一下,这些客人,饭可以不吃,中秋节可以不过,钱是一定要赌的。汤伟明回香港了,家里还有老婆孩子等着他回去过节呢。

他想了一想,给家里打个电话,告诉妈妈不回去过节了。妈妈埋怨了几句,说他已经好几个月没回家了。家耀安慰了她几句,就挂断了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58章:他立刻警觉起来,是贼吗?

傍晚接到标哥电话,叫他过去吃饭,一起过节。正要推辞,标哥说:“月姗带着儿子回来了,今晚一起赏月。”他心“突”的一撞,就答应了。

晩上八点,林家耀拿着两瓶红酒进来,修长挺拔的身影,剪裁合体的衬衫。当他出现在门口时,月姗的身子微微一震,有点慌乱地回避他的眼光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58章:他立刻警觉起来,是贼吗?

那双亮晶晶的眼睛能一眼窥破她伪装得很好的保护色,在他的注视下,她感到无地自容,连笑容都变得虚弱。她突然很忙,忙着照顾两岁的儿子,张罗他吃饭,喝汤,吃水果,一刻也不让自己停下来。

标哥的二太太问:“怎么兆昌没来?中秋节一家人吃团圆饭嘛。”

月姗的脸色苍白,转过去喂儿子吃一口饭,缓缓地说: “他出差了,下星期才回来。”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58章:他立刻警觉起来,是贼吗?

标哥不满地说:“中秋节也不回家,他的车房生意如何?”

月姗再喂儿子吃一口饭,“听说挺好的,这次出差说是要谈一个偈油的代理。”

饭后大家坐在花园里赏月,一张大大的圆桌被搬到花园里,上面放满了各种水果和小吃,当然少不了今晚的主角----月饼。 花园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58章:他立刻警觉起来,是贼吗?

标哥的正室为他生下一儿一女,去年刚过去英国读书,大老婆也跟着过去陪太子读书。

二太太生的女儿今年五岁,正和月姗的儿子在花园里追逐。二太太是香港人,所以和家耀特别投缘。

标哥泡了一壸上好乌龙茶,美滋滋地说:“吃月饼最好配上乌龙茶。”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58章:他立刻警觉起来,是贼吗?

家耀和月姗都各怀心事,默默地喝着茶,吃着月饼。标哥是个粗心大意的人,浑然不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,翘起二郎腿,敲着桌子哼起小曲来。

二太太却是个精明的人,她故意说:“家耀,你回去的时候,顺便送月姗回家吧。”家耀还没反应过来,月姗立刻说:“噢,不用了,我今晩打算在这里过夜,二哥,好吗?”

标哥一听,乐了:“傻妹子,这里是你的家,喜欢住多久就住多久。”转过去吩咐二太太:“老二,让人把小妹的房间整理一下。”他管二太太叫老二,大太太叫老大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58章:他立刻警觉起来,是贼吗?

月姗的母亲四十多岁才生下她,所以她和标哥的年纪相差二十多岁。本来还有一个大哥,出生不久就夭折了,所以标哥是排行第二的。

月姗刚满两岁,父母就相继去世了,标哥把这个小妹当女儿般带大,对她千依百顺。

大太太曾经为此而吃醋,标哥轻轻撂下一句话:“老婆没了可以再找一个,亲妹妹就只有一个,你看着办吧。”从此再无争执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