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8章:她哭叫着,护住胸前的衣服

十岁那年,父亲突然得了急病去世。母亲受不了打击,变得疯疯癫癫,有一天冲出马路,被车撞死了。从此,湘怡变成了孤儿。 

阿姨把她接回家,可是阿姨的家境也不太好,还有一个多病的儿子,姨丈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阴沉。湘怡虽然年纪小,却明白自己是被嫌弃的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8章:她哭叫着,护住胸前的衣服

在十三岁那年,苦苦哀求一个在珠海打工的同乡大姐姐带她出去打工,虚报自己十六岁,进了一间制衣厂当女工。 

几年后,一起在工厂当女工的姐妹告诉她,有门路可以偷渡到澳门当黑市劳工,工钱是现在的十倍以上。于是,湘怡就糊里糊涂跟着上船。 

上岸后被带到一间屋子里,小小的两室一厅竟然挤了三十多人,男男女女,汗味,体臭,口气,在空气中飘浮,混合成一股难闻的味道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8章:她哭叫着,护住胸前的衣服

湘怡和姐妹在那间屋里待了两天,又被带到另一间屋子。屋裡已经有几个女孩子,她们的衣服都很少布,大半个乳房都露出来。还有两个男子,好像是在看管着她们,不让外出。 

有时,他们会把一两个女孩带出去,过一段时间又带回来。这一切都让湘怡感到不安,她问一起来的姐妹,到底这份工作是做什么的?为什么不是住在工厂的宿舍里?姐妹不屑地对她说:“看你那点出息,做工厂妹能挣多少钱呀?”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8章:她哭叫着,护住胸前的衣服

湘怡呆了,电影裡被骗进火坑的情节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。她倔强地不肯换上只有一角布的衣服,死活不肯出去接客。 

那一天的天空十分晴朗,大阳从窗外照射进来。突然,屋里的女孩全被叫到另一个房间,只留下湘怡一人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8章:她哭叫着,护住胸前的衣服

一个陌生男人推门进来,二话不说就把她推倒在床上,她用力推开他,想要夺门而出,却发现门被反锁了。男人追过来,狠狠抽了她一记耳光,用力把她扔回床上,撕扯着她的衣服。 

她哭叫着,哀求着,挣扎着,死死捉住胸前的衣服。男人不耐烦了,重重一拳打在她肚子上。她痛得两眼发黑,双手无力地松开。 

男人一掀一拉,她的上半身完全赤裸了,很快,男人把她的裤子也扒掉。泪水大滴大滴涌出来,苦苦哀求着,却再也无力反抗,任由那双肮脏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,猥亵地玩弄自己最私密之处,还发出刺耳的淫秽的笑声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8章:她哭叫着,护住胸前的衣服

突然,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令她忍不住尖叫起来。男人粗暴地,毫不怜惜地用力抽插着,巨大的痛楚令她几乎晕过去,绝望的眼睛透过泪水看向窗外。天空却不像电影里那样天色阴沉或下着大雨,而是阳光明媚晴空万里。 

男人穿好衣服,淫笑着走了出去。湘怡一动不动地躺着,感觉自己已经死去。过了一会儿,门被推开,把她带上船的“好姐妹”进来,看见湘怡脸色苍白,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,下身一摊殷红的血迹。她拿起床单盖在湘怡身上,就出去了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8章:她哭叫着,护住胸前的衣服

两天后,几个女孩子被带出去接客,要湘怡也一起去。湘怡不哭也不闹,乖乖地跟着出去。进屋后,趁着客人洗澡的时候,爬出窗外逃跑了。 

她头也不回地一直跑,一直跑,也不知跑了多久,跑到几乎断了气,在一条很黑的小巷里躲了一个晚上。第二天,走进一家小食店,问老板娘请不请伙计,她不要工钱,只要有饭吃,有地方住。 

接着那几年,她都躲在小食店里当黑工,晚上在店铺里打地铺,一步也不敢踏出店门。 

小食店晚上九点打烊,老板夫妇都回家了。湘怡如常将门从里面反锁,把一切都收拾好,拿了衣服准备洗澡。 

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,她听见老板娘的声音,连忙打开门。老板娘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快,快去登记,拿身份证。”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8章:她哭叫着,护住胸前的衣服

原来老板娘在回家途中经过逸园赛狗场,看见很多人聚集在那裡。她好奇打听一下,他们说澳门政府要特赦,发身份证给黑市居民,只要在午夜前赶到警察局登记,就能拿到身份证。 

老板娘一听,赶紧跑回去告诉湘怡。所以,她一直把老板娘当作大恩人,就算拿到了身份证,也继续留在小食店打工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8章:她哭叫着,护住胸前的衣服

一切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,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感恩留在小食店,也不会认识海泉,就不会有之后的故事。 

那天在海泉家,他说要她做他的女人,湘怡犹豫了很久,终于还是鼓起勇气,把自己那段不堪的往事和盘托出。当时她就决定了,即使海泉因此而嫌弃她,离她而去,也认命了。 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