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6章:报警吧!让我去坐牢好了!

这时,胡兆昌的身子动了一动,慢慢地坐起来,用手擦擦脸上的血,有气无力地说:“报警吧,就说我想打劫,让我去坐牢好了。”

海泉不惊反喜,高兴得大叫一声,转身跑进房间,一把抱住正在哭泣的湘怡说:“没事了,他没死,没死,你不用害怕了。”

湘怡吃惊地抬起头,顾不上满脸的泪水鼻涕,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。半信半疑地看着他,海泉移开一些,指着外面瘫坐着的胡兆昌,含着眼泪,却笑着说:“你看,他没死,你没有杀人。”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6章:报警吧!让我去坐牢好了!

湘怡看看外面的兆昌,又看看海泉,整个人倒在他怀里,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。她以为自己杀了人,又惊又怕,想哭又哭不出来,现在终于能哭出来了,尽情地宣泄着。 

一哭就停不下来,海泉一直抱着她,胸前被哭湿了一大片。哭声渐渐变小,最后变成低泣。 

胡兆昌突然站在房间门口,一只手扶着门框,另一只手抹着脸上的血迹,不耐烦地说:“我被打得头破血流还没哭呢,你什么事都没有,哭什么哭呀?”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6章:报警吧!让我去坐牢好了!

海泉立刻站起来,拦在湘怡身前,戒备地看着他。 

胡兆昌却顺势坐在地下,破罐子破摔地说:“你报警吧,就说我意图打劫,让我去坐牢好了。”他来找海泉,本来只是想个地方歇歇,然后再作打算。 

他和海泉的交情本来就不深,也没指望能借到钱。后来一时急疯了,把海泉打晕了,再绑了起来。正想着应该如何收场的时候,湘怡就来了。 

海泉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,并没有打算报警,脑里浮现出月姗伤心欲绝的眼睛。他拨打了几个号码,低声说了几句话,就挂断了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6章:报警吧!让我去坐牢好了!

房间里静得连蚊子飞过都能听见。胡兆昌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,海泉坐在对面盯着他,湘怡也停止了哭泣,依偎在海泉身旁。没有人说话,也没有人打算移动位置,就这样等着。 

突然,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划破了静默,按铃的人似乎十分焦急,不等铃声落下又连续按下去。湘怡略带惊慌地看着海泉,毕竟是她把胡兆昌的头打破的。会不会被控伤人罪呢? 

胡兆昌的嘴角现出一丝冷笑,一副除死无大碍的模样。海泉没什么表情,大步过去,跨过他,把大门打开。站在门外的不是警察,而是脸色苍白,双眼红肿的月姗,身后还有两名男子。 

月姗走进门来,胡兆昌整个人一震,面如死灰地垂下头去。月姗努力保持冷静,快步过去查看他头上的伤口。胡兆昌一直低着头,不敢看她。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6章:报警吧!让我去坐牢好了!

紧跟着进来的是一个年约五十的男人,他一言不发,满脸怒容地瞪着坐在地下的胡兆昌。另一个年青的瘦高男子,皮肤微黑,棱廓分明,轻轻把门关上,站立在门口。 

海泉恭敬地向中等身材男人打招呼:“标哥。”标哥微微颔首,双眼仍然怒视着胡兆昌。 

自从他们进门后,胡兆昌就一直低着头。月姗看见他头上的伤口并不深,松了一口气,回头对标哥说:“二哥,先回家再说吧。”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6章:报警吧!让我去坐牢好了!

标哥最疼爱这个妹妹,偏偏她爱上了一个不成器的男人。叹一口气,无可奈何地说:“家耀,叫阿明把车子开到楼下。”家耀答应了一声,先下去了。 

不一会儿,标哥他们也离开了,屋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海泉把湘怡扶到客厅坐下,轻抚她哭得微微红肿的脸,怜爱地说:“你怎么那么傻?这样贸贸然冲进来,没想过屋里会有危险吗?” 

湘怡犹有余悸地说:“有呀,我从门缝看见满地都是东西,就觉得不对劲。当时想到你可能有危险,就什么都不管了,先冲进屋再说。” 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46章:报警吧!让我去坐牢好了!

海泉感动得说不出话来,用力把她拥进怀里。过了好半天,稍稍推开她,看着她的眼睛,认真地问:“你相信我吗?”湘怡愣了一愣,缓缓地点点头。 

海泉再次用力把她搂进怀里,在她耳边轻轻说:“做我的女人,我发誓,只要我活着,就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。”湘怡的眼眶又红了。 

突然她想起了什么,问:“刚才为什么不报警?那个兆昌是什么人?他为什么要把你绑起来呀?” 

于是,海泉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她,湘怡又问:“那来接他的都是些什么人呀?” 

“那个女的是他的妻子,标哥是他妻子的亲哥哥,也是一个叠马仔老板。只要他肯帮忙,胡兆昌应该会没事。”其实他也不确定标哥会不会轻易帮助胡兆昌。 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