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39章:叠马仔的工作,看似简单

刚来的时候,在厨房里当学徒。那些厨师都爱到赌场玩两手,海泉也跟着去看热闹。没想到,居然在赌场里遇见了同乡叔父良叔,听说在赌场混能挣更多的钱,自然就跟着他们在赌场里混了。

开始时,都是做一些跑腿收数的工作,那时候才知道,就连“大耳窿”也会有固定的熟客。

海泉老实勤快,加上是同乡世侄,很快就得到良叔的信任,开始让他做一些在赌桌上跟客人的工作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39章:叠马仔的工作,看似简单

他性格随和,总是笑容满面,很少发脾气骂人。不像有些“大耳窿”,经常把客人骂得半死。所以,很多客人都喜欢向他借钱,还会介绍其他客人给他。不久,他也开始有自己的熟客了。

二十五岁那年,家里让他回去相亲,那个女孩子就是至善。不久,他们就结婚了。两年后,至善帮他生了个儿子,他接了她们到澳门住。

当时住在筷子基一个几百尺的小房子,至善觉得很不习惯。澳门的房子小得像鸽子笼似的,转个身都困难,儿子连玩的地方都没有。不像顺德那间五层高的楼房,多宽敞舒适呀。于是,她决定和儿子搬回顺德居住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39章:叠马仔的工作,看似简单

再过两年,至善又帮海泉生下第二个儿子,可是,她还是不愿意到澳门生活。海泉常常工作至三更半夜,觉得她和儿子搬回来,反而会不方便,所以,也没有要求她们搬回澳门。

不久,海泉的客人越来越多,又要叠码又要收数,有点忙不过来。有一天,良叔介绍一个人给他认识:“他是兆昌,以后你们俩拍档吧。”

中等身材,皮肤白晰的胡兆昌恭恭敬敬地说:“泉哥,以后请多多关照。”海泉笑眯眯地点点头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39章:叠马仔的工作,看似简单

初秋,澳门白天的气温依然热得要命,晚上才有一丝凉爽的秋风。

虽然有了胡兆昌的帮忙,海泉还是经常要昼伏夜出,忙到凌晨才收工。通常他一回到家就蒙头大睡,直到傍晚才起床。

这天早上六点才睡,中午就醒来了。左边的大牙传来阵阵酸痛,只好爬起来,跑到厨房用盐水漱漱口,倒回床上,打算再睡一会儿。

谁知道那颗大牙在闹脾气,酸酸痛痛,令他难以入睡。

无可奈可之下,再爬起床。走进厨房打开冰箱,找到两颗止痛药,放了进口中,才发现家里连一滴开水也没有。只好仰起头伸长颈,硬生生把两颗药丸干吞了下去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39章:叠马仔的工作,看似简单

经过一番折腾,全醒了。胡乱洗把脸,趿一双拖鞋,就跑到楼下的小食店。

刚坐下,湘怡利索地拿一杯水过来,粗声粗气地问:“哟,泉哥,今天这么早就现身啦。”

海泉指指左脸颊,苦着脸说:“牙痛,痛醒了。”

湘怡弯下身子凑近看看,“真的有点肿起来了,看牙医了吗?”

“不用看,老毛病了,每隔一段时间就痛一痛,吃了止痛药就会没事。”

“你别不理它,牙痛不是病,痛起来要你的命。”湘怡不怀好意地笑,海泉翻着白眼。

那天晚上,山西做煤矿生意的吴总来了,每次来都会逗留一星期,几乎是不离开赌场,就连吃饭也是叫外卖。用他自己的话说:要抓紧每分每秒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39章:叠马仔的工作,看似简单

一看见他,海泉就知道这个星期都别想有觉好睡,因为,吴总每次来都指定要海泉侍候。

别看吴总瘦瘦削削的,体力却十分惊人,连续赌了三十多小时,依然毫无倦意。可怜的海泉,已经累得剩下半条人命,那颗烂牙也趁机发难,他已经忘了自己到底吃了多少颗止痛药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