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11章:赌桌上的“斩龙”神技

直到第七个“庄”开出,一直作壁上观的长发男子在荷官收牌后,第一时间买了五百块“闲”。其他人都愕住了,一个男人问他:“老板,你买错了吧?”

长发男子微微一笑:“没错,我是买‘闲’。”周围响起一些不满的“啧啧”声,他若无其事,好像没听见。

宋琦想了一想,也买了五百块“闲”。沈先生想要劝阻她,还是决定作罢。反正牌没开,什么结果都有可能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11章:赌桌上的“斩龙”神技

“庄”又开九点,宋琦眼睁睁看着本来属于自己的五百块被收进了珠盘(注:赌桌存放筹码的地方)。

长发男子好像没事似的,再买一千块“闲”。宋琦略一犹豫,也跟着买一千。

“庄”牌仍然气势如虹,锐不可挡,买“闲”的两个一千元筹码很快又落入珠盘里。

长发男子想也不想,再下注二千五买“闲”。宋琦咬咬牙,也跟着买了二千五。

这条长“庄”引来不少围观者,有人婉惜来得太晚,只能看着人家收钱。也有人不甘落后,跟着买一点,希望能开出二十个“庄”。

还有一些光看热闹的人说:“有人在斩龙呢,看看要追多少局才斩得断。”

当“庄”或“闲”连续开了多次后,称为“长路”或者“长龙”。这时,有人买相反方向,则称为“斩龙”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11章:赌桌上的“斩龙”神技

沈先生也注意到,长发男子投注是有规律的。

“庄”的强势似乎仍未减弱,随着一阵热烈的欢呼声,放在“闲”上面的两份注码又进了珠盘。

宋琦心痛不已,有点急了,看看沈先生,又看看那个长发男子。

沈先生的手放在她肩膀上,安慰说:“别急,赌博一定是有输有赢的。”

荷官赔完钱后把牌收回去,长发男子又飞快买了五千元“闲”。

宋琦很想跟着买,可那是五千大元呀,对于普通工薪一族来说,这不是一个小数目。再说,如果这一局再输的话,一共就输掉九千元了。

她没了主意,求助地看着沈先生。沈先生握一握她的小手,轻松地说:“想买就买吧。”

得到鼓励,她深深吸一口气,慎重地把五千元放到“闲”上面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11章:赌桌上的“斩龙”神技

长发男子看着她,微微颔首。当荷官发出第四张牌时,长发男子说:“换换手吧,让美女看牌。”于是,荷官把两张牌送到宋琦的面前。

宋琦的心“噗通、噗通”地跳得很厉害,好像要蹦出来一样,十分紧张。她按住其中一张牌,微微揭起一角,很快就看到一条线,唉,是公。

把它推开,再拿过另一张牌,轻轻揭起一角,好像是一个圆圆,再揭开一点往下看,是一个黑桃8。

她开心得跳了起来:“哗,八点,我们赢了。”长发男子对她竖起大拇指。

荷官把两张牌拿回去,整齐放在身前的位置,再把另外两张牌慢慢送去给对方。

对方看牌的是一个瘦老头,只见他的嘴角不屑地扬起,阴阳怪气的。牌送了过来也不马上看,让它放在那里。

喉咙不痕不痒也要“嘎嘎”干咳两声,这才慢条斯理地看牌。

【澳门赌场风云录】第11章:赌桌上的“斩龙”神技

他十分老练地把两张牌重叠在一起,双手一翻一按,用指甲一刮,两张牌的一角都被掀了起来。慢慢推开上面那张,聚精会神地看着下面那张。

神色凝重,将那张牌一点一点地往上揭,众人都屏气凝神地等着。

终于,他的头抬了起来,却不把牌开出来,而是用一只手按着,看着宋琦,不怀好意地笑了笑。

再扫视四周,确定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,这才得意洋洋地说:“不知天高地厚,拿着八点就说自己赢了,百家乐赌几点的呀?”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热门话题